2015/02/27

隨筆 3/2, 15

致 K

現在這裡晚上11:45
不想看書,不想管工作,丟著明天要跟老闆報告的文件
沖杯咖啡給自己

每次在這種亂成一團的時候
腦海都總會浮出 K 你跟我說過的話

『貓r,要懂得悠哉~』
記得那是五年前的孟夏

拿著最近剛到手的法蘭絨
倒進磨好/吹好的咖啡愛人慢慢等著銅壺升溫
第一次喝到這支豆子好像是 09 還是 10 年?

依稀記得那時 nekisse 在紐約賣到一杯 13塊的新聞還生生火火的鬧著
不過我還是偏愛這支咖啡愛人
也許是因為這是我開始理解 CS美好的起點
以前覺得這裡的咖啡像大骨湯
現在這味道反客為主變成我對咖啡最大的期待了

跟我有關的第一印象好像總是有點問題
SS 第一次看到我的感覺好像是個小屁孩
現在我們竟然決定要牽著手走一輩子

雖然相處得時間還不長
但是法蘭絨和我之間的起點還不錯
有些像熟悉的 V60 pour-over
但兩隻手可以以起控制水和咖啡的接觸
第一次玩的時候活像小時候看了射雕英雄傳時模仿著左右互搏
搞的一陣手忙腳亂

喜歡法蘭絨可以用不同的角度讓水投入咖啡粉
不思考是左手還是右手
專注著讓水和咖啡好好共舞就是了

看著咖啡浮起/滾動,水在慢慢退入粉中,留下平滑的粉層
這總讓我想起海潮
又微小又巨大的東西常常讓我心中的雜音靜了下來

今天的咖啡愛人還是一樣美好
像 K說過的
前面的90%如果都很完美
就算最後的萃取搞砸了
這還是一杯 90分的咖啡

啜吸著 90分的咖啡
要回去工作了


很想念在台灣的大家

費城的貓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