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PAL -SYANGJA, Lo Colombe Wicker Park (BlueLine-Damen)



從沒想過Nepal 竟然也生產著咖啡

雖然妹妹曾經在那個喜馬拉雅之國狂奔過幾年

也沒聽她提過Nepal Coffee

這天竟讓我在 La Colombe 發現了 Nepal -SYANGJA
(吐槽:老闆不虧是冒險狂人,等你哪天開始供應南極咖啡豆)

官方介紹這樣描述著

"A rare bean from outside the "coffee belt" and hailing from all places, the Himalayan slopes of Nepal. Naturally organic and grown on smll plot farms surrounding the village of Syanja"

上網查了Nepal Coffee 的資料

一般描寫 Nepal coffee 常用的形容是小農和自然有機,不過不太有對味道的討論
(就算不跟著所謂新技術打轉,搞不好流行轉了一圈又回到了最原始的做法)




趁著吧台手用 Steampunk 在準備咖啡時跟他們聊天
吧台手推薦這支咖啡自己在家沖的話,使用 Frenchpress
想想適合用這個類似 Cupping 手法的豆子,通常不會給我很多"偏好"的味道

咖啡一入口:「............嗯...............」「好乾淨」


Hot: Tobacco,Very clean, 生津微苦, smell, a little brown sugar.


Cool: Tobacco.



嗯,怪豆子!不虧來自怪地方


喝到這種乾淨的豆子

腦子會暗暗思考著 Note by note 這分子廚藝的分枝
如果 Note by note 做出咖啡,也許就是這種味道吧!?

不過還是很謝謝吧台手們
熱心的把剩下半袋的下架商品拿出來跟我分享
希望下次也讓我玩玩你們的 Steampunk 吧 XD 愛你們




夏天趕快降臨芝加哥吧~


高大哥,喝到了 MARAGESHA 和 Sudan Rume 兩個怪東西 (Intelligentsia)

大哥,你知道嗎?其實 Geisha 的出生地,目前還是不太清楚!

Source

Modern scientist struggle the fact that in Southwest Ethiopia there is three different towns called Geisha:

a) Geisha in Kaffa Province in Kefa district,
b) Geisha in Kaffa Province in Maji district and
c) Geisha in Illubabor Province in Mocha district.

The exact origin of Panama Geisha is therefore unknown.

================

今天跑到 Intelligentsia 喝了個叫 Sudan Rume 的品種

介紹是這麼說的

『A legendary coffee variety that originated on the Boma Plateau, located in southeastern Sudan near to the Ethiopian border. This area belongs to a region considered to be the birthplace of the Arabica species. Sudan Rume has long been used by plant breeders as a source of ‘quality’ genes, but is rarely planted because it doesn’t produce large yields. 』

Laurina, Geisha, Sudan Rume, from Intelligentsia Flickr


最近在 Intelligentsia喝了 MARAGESHA (Maragogype x Geisha) 和 Sudan Rume 兩種怪咖啡.不知道為什麼,寫出來的note 的相當類似


MARAGESHA (Maragogype x Geisha)

Bright, Acidity, Sweet, weak Aroma, Lemon-like
a little honey and cream at after taste.


我覺得主要的感覺是明亮,酸,冷了後舌頭上會出現奶的質感


Sudan Rume
Bright, Acidity(Plum?), very clean
not sweet at all
milk and aroma at after taste(chocolate?)


我覺得主要的感覺是明亮,咖啡包覆舌頭的時候有舒服的酸,吞下咖啡之後口腔就沒有太多殘餘的味道,另外冷了後會出現奶的質感

現在的猜測是 包含 Maragogype和 Rume Sudan 都是 Typica 的變種,在經過類似的烘焙哲學,就產生了類似的味道~

不知道大哥怎麼想呢?

Colectivo Coffee, Milwaukee

COLECTIVO COFFEE


前身是Alterra Coffee,是個在芝加哥也聽說過的名字

似乎因為商業發展,把名字給賣了

第一次到 Milwaukee 拜訪了兩家分店
說真的,沒有太多的感動
依我自己的分類,這是在美國會受歡迎店的典型
比 Starbucks 多一點點 ,但也不會太多
給人些微刺激的又不會超越太多讓人要思考太多

而且會有很多食物,讓客人有更多選擇的同時,擴大營業額


後來在網路上發現 Milwaukee 的 COLECTIVO COFFEE
被選為美國的15大獨立咖啡店
來了才發現,就是Alterra

其實挺厲害的,店裡有很多比賽的獎杯
2014 North Central Regional Barista Competition First place
還有 Aeropress competition 亞軍 (印象中只有北歐有比這個啊!?)



也許我慢慢能了解這樣的咖啡~~ 看大家在這裡很開心的樣子

而且這天的夕陽很美

Organic Kurimi Ethiopia, Intelligentsia

Organic Kurimi Ethiopia, Intelligentsia Coffee

來芝加哥兩年多,第二次買 Intelligentsia 的豆子
(上一次還是因為聖誕節,其它店關光光)
 


這次這支Ethiopia 濃郁的香氣 真的讓我沒辦法不買

第一次在Randolph嚐到這支豆子
鼻子抵著杯沿,滿腔玫瑰水的香氣


“ Intense floral aromatics are typical of Ethiopia coffees, though rarely as well articulated as with this coffee. A remarkable perfume of hibiscus and rosewater on the nose leads to a delicate cup with a silky mouthfeel and soft pomegranate notes. ”




NOVO coffee, ANTETSU, 4 MUJERES




自從咖啡之神指示了這是個不錯的地方
我一直想著要來喝喝看這裡的咖啡
朋友近期剛好有機會去 Denver 一趟
脫她帶豆子回來
這個想法算是實現了一半吧
記錄一下:




ANTETSU Sun-dried, Wellega Ethiopia
Ninety Plus Coffee
Pour-over

Dry  : floral
Pour : floral (orchid), slight almond
Cofe : GRAMY!!!, floral (orchid), slight almond, OIL (smoke, whole-milk) 



4 MUJERES Washed, San Isidro de Alajuela, Costa Rica
Vargas family
Pour-over

Dry  : ferment
Cofe : CHOCOLATE, body, cherry
Cool: almond, cherry, sweet

gustavsencoffeeandpizza (Buchanan Historical District, MI) Sept 3rd, 2013

嗯,想寫寫這家店想很久了
但是懷疑自己拙劣的文字能傳達多少感覺出來
總之,試試看


Gustavsen, 一家藏身在 Buchanan Historical District 的咖啡 (Pizza) 店

看到由小倉庫改建成的濃濃北歐風

想想北歐在咖啡文化領先世界的程度,讓我在進入店面之前就期待著 

後來,在這裡是遠遠超過期待的驚歎號




Sept 3rd, 2013 :

老慣例

進入一家新的咖啡店,看看菜單之後(沒被嚇跑的話

請 Barista 推薦他所喜歡/自豪的咖啡

老闆兼吧台手 Willavd 說他有淺培的 Yirgacheffe 可以做手沖





咖啡入手喝了一口

是的,滿嘴,滿鼻腔的典型淺培耶加

是 Conscious 和 Big shoulder 不小心走過頭才會出現的淺培豆

一邊開心的啜飲咖啡,一邊不偷聽老闆使用一種怪的語言


老闆不想出現在FB,只放一張不清楚的背影

忍不住,衝到吧台前找老闆聊天

分享自己的經驗,對淺培的想法,還有對這裡咖啡的喜愛之後

和老闆聊開了




Willavd分享了他的意式,豆子,還有店裡各式各樣的設備

之後

問了我們嚐過 Sourdough 了嗎? 

沒有??怎麼可以!(一副這可是老子驕傲的氣勢)

拿了一根 Sourdough 和刀子,砧版給我們,(:自己來)






刀一鋸下去,噴出來微微的酸香,麥香,還有烘培香

就像所有好的麵包一樣,斷面看起來樣植物的切面

酸,溼潤,觸感像牙齒掠奪柔軟的生命

最活躍時微生物代謝產生美好的酸,醇,甜

(花了一年養出來的老麵!!!不會像工廠酵母那麼單調無趣、也不像年輕酵母群樣躁亂狂暴、撕開的香和舌頭上的酸告訴你這單純的味道並不簡單! )

石板烘烤穀物麵團在表面形成香認的外皮,保護內部的美好

咀嚼著,是沒有出現龍或是鳳

不過,腦子冒出兩件事
『阿妃師傅一定會喜歡這個!』還有『為什麼 Willavd 連麵包都可以做這麼好?』

鼻腔裡,咖啡果香和麵包酸香交替著!

幸福感





Willavd 很高興我很欣賞 這 Sourdough,

開心的拿起紙筆,解釋這老麵是在附近一個百年磨坊養出來的

(豐富/複雜的微生物群是很多好東西的根基,但是現在越來越難得了,
讓我想到這篇文章:If Rules Change, Will Camembert Stay the Same? )

我們還討論了微生物生長曲線對麵包風味的影響

(不同的領域在這裡交錯了,感覺非常奇妙)

說到有人跟他要配方,這真的完全錯重點了

Willavd 真的知道怎麼做好吃的東西


就像大哥,主任,師傅,還有許多我尊敬的人一樣

沒有雜音,用心好好把一件事做到好的人,總是讓我折服





沾著 EV Olive oil,伴著果香,吸著咖啡

聊著天,咬咬咬~

知道了Willavd是挪威裔

小時候陪著爸爸在伊索比亞 服務當時的皇帝

(心裡 OS1 ............你還去住過Ethiopia, 羨慕死了!?)

(心裡 OS2, 神是叫我趕快把 Kapuscinski 的 The Emperor 看完嗎......!?)

所以他知道 Yirgacheffe 的豆子有多好!

另外義大利曾經佔領過伊索比亞,所以伊索比亞深深被義大利的文化影響著

也因為這樣 意大利的咖啡的文化,還有Pizza 的文化進入了 Willavd 的血液裡

這也是 Gustavsen 店裡的另一個驕傲





等等!!你還有 Pizza!?

是啊,你沒看到後面的爐子!

............竟然在吃到前被餵飽了

......................好吧!反正 Michigan 離芝加哥也不遠(開兩個小時就到了Orz)

而且這裡遠遠值得

我還會來的!

下一次一定要帶著空空的胃,再來拜訪這個藏身在小鎮裡的驚嘆號






這天還遇上了人們展示自己的車子收藏

最喜歡這台 BMW 1967 R60/2

taking a rest (Bowtruss, River north)

好久沒來了

今天趁Presentation 完、頭昏眼花
(謝謝大家、我學了很多 :D)

來這裡休息一下



熟悉的香味
熟悉的音樂
還有熟悉你的吧台手

吧:Hi, how are you.
我:Good, how are you.
吧:Good! :) 
       So, Ethiopia pour over, 
       a cup of water with ice, right?
我:Yeah, Definitely.

雖然很久沒來了
但是熟悉的味道和招呼你的方式
讓我知道這是個屬於我的角落



等咖啡的時候、
桌子竟然掉了!

吧台手先生還趕快衝出來、確定我沒受傷之後、遞上了一張免費飲料卡

還被隔壁來自沙烏地阿拉伯的遊客稱讚很強壯
連桌子都拆掉了
「哈哈」、這時候只能笑了

咦?裡面又打破東西了
為什麼兩個吧台手好像很開心
「 Just an other thing break~」

生活有起有伏
他們似乎享受著一切

總之在這裡真的感覺很舒服


話說、我手上到底有幾家店的免費卡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