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ast Timor Ermera Launa -Metric coffee CO



來自芝加哥 METRIC 的 East Timor, Ermera Launa 
是一支奇妙的咖啡
啜吸第一口腦子浮出『rich』這個字眼
豔麗的讓我想到了台灣宮廟文化裡的宋江陣或七爺八爺

明顯的酸,油脂 ,所謂的 crispy (官網形容用 butterscotch)
口腔裡留著吃過零食後的油膩感
加上有橘子香氣,加上類似奶油的口感
真的很鮮豔

溫度越低,油脂感覺越明顯
這時候 有些像水果味豐富的巧克力bar 吃過後口腔的感覺
然後有一點香料味

查詢 Metric 官網


Region: Ermera
Varietal: ArabicaElevation: 1800 MetersFarmer: Lauana farmers groupProcess: WashedNotes: Tangerine, Butterscotch, Jasmine Tea, Juicy
這支手摘東帝汶咖啡豆來自 Lauana的山村裡,Timorese 高地的低溫加上大量的遮陰,讓這支咖啡生長的時候,有著理想的微氣候.咖啡是葡萄牙人在1815年引進東帝汶的,不過因為 1975印尼入侵這個國家,導致大批的土地被廢棄,而咖啡就在這樣環境裡野生化,自由的生長


看著上面這些敘述,讓我想起一個類似Ethiopia的場景,人們拿著籃子在野地裡摘著咖啡,好吧,熱帶森林版本的ethiopia.記得不可思議的 Arabica x Robusta 雜交種 Timor,也是在這個島上發現的(好奇他的基因組會是什麼樣子)真是神奇的地方

AlJazeera 的報導裡,這個區域更顯得奇妙


They have some of the world’s oldest coffee trees growing in poor volcanic soils under skies that bring very unreliable rainfall. It is so bad, that a hectare of Timorese coffee plantation produces half of what the same plot in nearby Papua New Guinea can produce.

Workers do not like pruning trees which would raise production by 10 percent every year because they are afraid of hurting the tree’s spirit.

不知道該怎麼說......

首先這裏的咖啡工人不願意修剪樹枝以提高產量,因為怕傷害到樹的靈魂!!(向印尼類似的自然神信仰?)還有因為糟糕的地質情況,不可靠的降雨,東帝汶的咖啡產量是其他地區同規模農地的一半......

考慮 East Timor 是世界第四貧窮的國家,有大量的飢餓人口,而咖啡是這個國家非石油出口最大宗產品(~90%)超過四分之一的東帝汶人靠咖啡維生.如果一個農藝手段能把這麼重要的經濟作物產量提升10%,採用之後,這個國家的飢荒問題可以有顯著改善.也不會有 hungry season 這種殘酷的東西,不過大量的農業技術引進,同時會破壞這裡 Organic coffee聖地 的名聲,怎麼平衡考驗著人們的智慧~



奶奶Janet ~關於藝術家

大叔(貓先生)看了 Bill Cunningham documentary (about him in NYT)
有感而發說『藝術家好像會說著類似的話呢』
所以把爽爽這篇文章轉發至這裡:


奶奶Janet 


最寒冷的芝加哥,連空氣都結了冰,刺骨的裹多厚的衣服都沒用。這樣的中午 ,我來到Art Institute附近的Intelligentsia,點了Chai和Croissant坐等新朋友。不久,黑人奶奶Janet驚艷登場了:深綠的羽絨衣(north face)裹著桔色的毛衣,乳白色的緊身皮褲(H&M)配亮棕色的牛津鞋(來自Neiman Marcus) ,一頭棕色的短髮吹得蓬鬆,橘紅的唇膏襯得她神采奕奕。不禁想起了秋天學畫的第一堂課,遲到大王還是遲到了。找一個空位鑽進,邊上是小個子黑人奶奶。側眼打量她不潔的工裝背帶褲,腦中不禮貌地蹦出了四個字“其貌不揚”。

奶奶要了壺茶,我們聊了起來。一開始只是交換彼此的故事,比如我的邊境之旅,比如她的南非攝影墨西哥教書。我大多說地差不多了,奶奶卻是越來越起勁。 72歲的她的人生好像一本精彩的書,而我的仍不過是幾張單薄紙。奶奶的父親只有小學畢業,加上嚴重的種族歧視,在社會中受盡了白眼。為了不讓孩子們受一樣的苦,他們兄妹幾個全去了私立學校。而父親自己白天在肉廠上班,晚上接了打掃幾個辦公樓的活,週末還要給法官、醫生家的大院子除草。兄妹幾個常常要在白天趕完作業,晚上全家出動幫助爸爸打掃。而父親因為和法官客戶關係良好,在肉廠關門失業的期間,得了一份法院的職位–每天在法院喊著:肅靜、肅靜。那麼一瞬間她神色有些暗淡:現在家裡只剩我了,我的妹妹去年也過世了。

在我印象裡,那些經歷過人生起落悲歡離合,往往有種明朗開懷的通透。相反,倒是身在安逸窩中的人常常強作愁苦,粘稠的不透氣。奶奶有那樣的通透。記得在第一天課上,她自我介紹說:“我總是期待新的體驗;此外作為一個自學的攝影師,我希望自己能時常保持一種新的方式來“看”(to see),因此我來了。”我無法複述老奶奶的原句,更沒辦法模擬奶奶的神態語氣,可短短的幾句話,她抓住了課堂里大多數人的心。自那之後,奶奶總是被課堂上的眾多女性畫友包圍著。

她妹妹有一種病,我聽不懂,奶奶打了個比喻:如果電線沒有外面一層塑膠衣包裹,會發生什麼?妹妹的神經就好像沒有這層塑膠衣的電線。我還是不太明白。不過從芝加哥的家像北的一輛公車經過政府的福利院,一次在車上我見到了不停手舞足蹈的黑人婦女—亨廷頓舞蹈症。大致,我只有通過把她的經歷和自己所見的聯結來想像過去十年裡奶奶為了親人的犧牲。 “在我這個年紀,為家人犧牲了十年之後,我更希望好好享受生活。” 因此,她時常光顧高街時尚店或是 Niemen Marcus這樣的高端百貨 ,保持自己時尚亮麗。她說“I hope I ​​can look good at home, too.”,於是買了一件滿是韓國小人畫的150刀的睡衣。還修好了Vintage jaguar,拉風地開在芝加哥的湖濱大道上。

臨近傍晚,我們在寒風刺骨中,穿過密歇根大街,跳上巴士,來到北邊的梅西商場的食物區。奶奶有特殊的進食限制,單純為了健康:有機蔬菜,少糖,各種水果堅果穀物。沙拉吧最適合不過,數十種的選擇,奶奶裝了一大盆。我約了叔晚上吃不健康的炸雞,只用小盆選了幾樣喜歡的。飯間的內容圍繞在她的健康食療以及點評路過的潮流少女,一下午的暢談讓我有一些疲勞。飯後,她緩慢的拿出一隻口紅。仔細一看,是媽媽常用的同款嬌蘭,只是媽媽常用深紅色,奶奶的則是朱紅。 “當我在Niemen Marcus 裡逛時,營業員小姐推薦了我這一款,它讓我看起來很美。在我這個年紀,一切讓我仍然美麗的,都值得擁有。”

告別奶奶的時候,她想了想道:“那我要在這梅西百貨裡逛逛,不為買什麼,只是享受地瞧一瞧。” 那一瞬間,我突然覺得這不僅僅是一位老人在緩慢的享受人生最後的美好,也許與之相伴的,還有一絲寂寞孤獨— 寒風刺骨中行路,卻無人在家為你留一展明燈。

幾個月後,再一次聯繫,奶奶離開了芝加哥,去了加州的另一個家。她最後拒絕了提供給她部分獎學金的塞凡納藝術學院攝影系,進入加州的社區大學繼續進修攝影。就像她一再說的:“我這個年紀,花一大筆錢去讀書,不太值得了。” 

我常常想起奶奶Janet,她說:

“Every morning, I wake up and look at the mirror. I will do what Louise Hay said. I will look into the eye of myself and say — I love you, Janet. And then I will think of one thing to make myself nice and happy. I will do that. And again, I will look into the mirror, say to myself, Janet, you look great.”


在 Brew Ha Ha! 的小小party - Wilmington DE


週末驅車向南找朋友玩耍,順道拜訪沿途上的咖啡店
這裏記錄下來在 Wilmington 
不經意參加的小小咖啡 party

不太記得在哪裡知道 Brew Ha Ha! 這間店了
但是在查詢 Delaware 的咖啡店時
這間是一定會被提到的
就像 Illinois 的Intelligentsia 或是Michigan 的Madcap 一樣
Google 上面描述這間店是 

"Laid-back, relaxed coffeehouse serving hot & iced specialty coffee drinks & inventive sandwiches."

誠如這段文字描寫的
一進入店裏就看到人們悠悠哉哉的靠著沙發,一邊啜吸咖啡一邊看著報紙什麼的
我坐的位子旁邊還有孩子跟爸爸一起在畫畫
一整個community center 的感覺,很舒服,很放鬆

豆袋上的圖 還是吧台手 Todd自己畫的

吧台上也一點都不含糊
LM Strada, Mahlkonig k30, Pour-over, Aeropress,竟然有 nitro cold brew
<反正你是什麼都要試試就是了>
另外豆子總類也非常多樣,Sandwich, bakeries 的東西也非常非常多

嘗試了 Brundi 的 pour over
寫下:
Brundi:fruity, weak body
black current! 尾巴果酸
雖然淡了點(好像我16g 沖10oz)ahahaha

但是豆子不錯


一邊喝著咖啡一邊在店裡逛著
發現在店深處烘豆區邊上有另一個小小的 bar 
<後來查了網站,這裏被稱為 Brandywine Coffee Roasters>
一群人似乎在一起幹有趣的事情
自然厚臉皮跑去看看他們在幹嘛,
看我很有興趣的樣子,就被抓進去一起玩耍了

吧台手 Todd 像變魔術一樣
不斷的變出新的咖啡給圍著吧台的大家



首先,利用 Chemex 做的冰滴 Kenya PB Ichamara - Auction
萃取過程類似 Kyoto coffee link
口感是烏梅果汁



第二杯:新沖的 Kenya 冰滴上面蓋上冰奶泡
蠻喜歡這杯的,
巧妙的用 french press 快速打出來冰奶泡
以前只把這個方式當作沒有蒸氣管時得選擇
現在發現,這根本變成優點,可以做出任何溫度的奶泡
在口中,奶很好的調和著冰滴咖啡的味道
好喝



接著上了一份 單一莊園的 espresso (SO espresso -Kenya AA Auction)
強烈的肯亞味 black current

然後再用同一支豆子,底下杯子裡先放著撥好的巧克力
等espresso流出,稍微攪拌好就可以了
這杯倒是出乎意料的好喝

一直覺得 Single origin espresso (SO) 是非常強烈的飲品
對口腔提供的不但是強烈的酸香,同時也是強烈巨大的刺激
所以每次喝 SO 都有著被電擊的感覺,
但是在加入這支巧克力之後,
巧克力的油脂和甜,很好的承接了一開始的SO帶來強烈衝擊
口腔裡可以一點點分辨著SO的香氣,巧克力的味道,
還有隨著吞入,它們的變化
好喝

還跟 Todd 討論了,這玩意到底該叫 Kenya Mocha SO espresso 還是 Kenya SO espresso Mocha



接著一人上了一小杯 Castillo Cascara
<Cascara, 把咖啡由咖啡櫻桃取出之後,把櫻桃果肉曬乾,拿來泡茶,記得這玩意咖啡因也是強的嚇死人>

發現這 cascara 味道不太一樣,好像比較乾淨
問了Todd,  他很高興我發現了
他解釋說,這個 cascara 作法有些不一樣

<好像是在種子一脫出咖啡之後,就立刻用乾燥機把chery 乾燥好
不像一般是曝曬的,所以脫水的時間有好好控制,不會在底部發生腐敗的狀況
所以味道比較乾淨,不太有發酵的感覺>
(喝到這裏已經咖啡醉了,不太記得細節 ahahaha )


Todd 看看大家咖啡量已經差不多了(其實都過量了 XD)
他彎下腰,拿出另一個怪東西是 Dogfish Head 做的咖啡酒

(Dogfish Head Brewery 是一家把啤酒概念無限延伸的有趣公司,之前喝到他們家和UPenn分子考古學家Dr. Patrick McGovern聯手,仿造5000年前世界最老的啤酒,Jiahu 古墓裡發現的古代酒
相當相當好喝,有機會再介紹 Link

聽Todd解釋,這支咖啡酒是使用前面的cascara 做出來的
不過啤酒不在我們研究的範圍,實在搞不清楚到底怎麼弄的
只覺得
除了 cascara的口感,還有明顯的清香
也好喝


不過喝到這裡
我覺得該逃走了,再喝下去不是咖啡因中毒就是酒精中毒
不過也對這家店留下非常深刻的印象

在Facebook 寫下了『這裡不但有很多有趣的沖咖啡技發、還超級友善、健談。』
不過這一天所有的咖啡都是 Kenya 為基底
想更多了解這裡的單品咖啡
夏天到了,正式到處亂跑的好季節
我想,我會常常來這裡






關於 Caffe Reggio(NYC)


今天很驚訝的發覺,紐約 Caffe Reggio 開業引進 capuccino 到美國的時候(1927)
那時候的義式機還是1.5 - 2bar的低壓機器,


萃取時水壓不到9bar,沒有crema也不會有所謂的 burnt(焦苦味)
(這些都要等到 1938 Gaggia 在店裏咖啡機裝上活塞之後,現代 espresso才正式誕生)

好奇,我那天喝的是不是就是因為維持老味道,所以覺得很微妙的?


不過教父第二集在這裡取景的時候 (1974)
在美國另一端
Starbucks 已經在 Seattle 開業了一段時間了


整理編年史的時候常常會有奇妙的感覺

Little Collins Cafe -Midtown, NYC



紐約另一間不能錯過的咖啡店,Little Collins Cafe


很早就在我的 NYC coffee list 上面
但是一直拖到 2016 六月 才真的拜訪了這裡~
為什麼?

因為地點
不,不是不好,反而相反,是太好了~
位於Manhattan Midtown 距離 Park Ave 只差一條街的 Lexington Ave
而且到MoMA 走路只要十分鐘!?
在地圖上一看到這個地點,就思考著
這種月租會上兩萬的地方開咖啡店??不知道咖啡到底怎麼樣?
所以,每次逛到最後,總是跳過這家店

真是可惜了,沒能早點來這裡~ Orz

進入 Little Collins 
第一眼看到 Mahlkonig k30, Ek47, Mazzer, Nuova Simonelli Mythos 四台磨豆機一字排開.
哼哼哼,嚇不倒見過大風大浪的貓先生 
豆子用採用 Counter Culture Coffee ,雖然不如自家烘豆有意思
但還是很不錯的選擇~



再看進去,唔,這次倒是被嚇到了
一整套 ModBar 系統,這還是我第二次看到這系統.而且還是完整版的,從 Espresso head, 打奶泡的 Steam Gear, 到 Pour-over 的沖煮系統.
Little Collins  全部都有
<在 Brooklyn 的 Budin 只看到了 espresso 的頭>

記得這套系統 2013 出世的時候.創辦人 Corey Waldron的目標是要藉由模組化的機器,把阻隔他與客人之間的巨大箱子移開<巨大的 espresso machine>
在過程中獲得了 La Marzocco Strada team 技術上的幫助
最終的成果就是功能強大又好看到翻掉的 ModBar.
<Strada 是 La Marzocco 把 peddle控壓系統引進自家咖啡機的代表作,在許多咖啡店可以看到的好機器 >
<有這麼開放的機器,barista 也不得不努力維持著整個工作區域的清潔,啊哈哈哈>
<對了還看到吧台手們在後台,和 La Marzocco  GS/3 玩耍>
<扯遠了>


出身於澳洲的 Little Collins 老闆 Leon Unglik 在採訪裡解釋著
他想挑戰很多美國 coffee snob 的迷思
一個出好吃食物的咖啡店也可以出好咖啡,就像在 Australian 一樣
雖然還沒有嘗試這裏的食物
但我認同這裏的咖啡確實在水準之上~


這天點了 Single origin espresso
寫下了:
水果!有一點太燙.但是好喝,水洗發酵味

柑橘類水果!!好喝

猜測是 Ethiopia 南邊產區
問了barista ,
果然是 Ethiopia Idido" 猜對了~ @@y

因為好喝,還有好奇 ModBar 的Pour-over system
再點了一杯 Idido pour-over

寫下了,茶~花~ 酸、甜.
基本調性沒有太多變化,但是喝起來和 espresso 不一樣
真不錯

另外記錄了 這種 ModBar automatic Pour-over 運作的方式
首先由八個孔噴水,五秒預浸咖啡
interval 一秒
接著在注水沖出咖啡

中間間隔的時間有點短
不知道夠不夠咖啡粉堆積好~
咖啡還挺好喝的
下次我也來這樣玩玩看好了 @v@

咖啡喝久了
腦中也堆積了許許多多自以為是的概念
但是也總是能遇到厲害的人,
用自己的技術把這些先入為主的想法吹走
然後讓我再一次體會到咖啡的世界可以有多大

Little Collins 似乎就是這樣的店
下次去試試他們家的食物吧~



夏天的紐約,好漂亮

Tandem Coffee Roasters 或 Portland 的一家咖啡店 Portland ME


說起來
Portland 實在是個有意思的城市
精緻但小小的downtown 可以在一個小時內開車繞一圈
雖然城市不大,但是這裏的咖啡店們很努力地參與各種全國性活動
向外界訴說著咖啡美好的樣貌


例如 Bard coffee 的 Sumatra Wahana 就曾經在 Coffee review 拿了 94分
年度豆#21名(2013的CR還是個讓我信任的評鑑);
Speckled Ax 這家咖啡店也在 Good Food Award 拿到了golden
另外還有 Rising Tide Brewing 的啤酒,
Black Dunah 的巧克力也是在評鑑裡有所斬獲



經過了兩次拜訪這個美麗的城市
我認為 Tandem Coffee roaster 是 Portland 最值得推薦的咖啡店

前身為乾洗店的這個地點,經過設計師的巧手規劃下,變成了簡潔乾淨的咖啡店
城裡的人們似乎也很喜歡這裡
大家帶著自己家裡的狗狗貓貓,就著一杯咖啡,在 Tandem 一坐就是一小時
同樣是 Good Food Award 的贏家,Tandem 這間店提供了非常完整的咖啡豆選項
在我拜訪的這天有著 "Chimltenango/Antiqua Guatemala", "Sidamo Ethiopia", "Kochere, Ethiopia", "Kirinyaga, Kenya", "Kayanza, Burundi", "Colombia" 之外 還看到了好久不見的 Nekisse. (Ethiopia). (R1, R3R2) 許多讓人眼睛一亮的好豆子



除了讓人開心的咖啡選擇之外,這間的內部設計,擺設,顏色,還有bakeries,sandwich 都讓在水準之上 (而且好漂亮)這天拜訪的 West End 店裡使用著 La Marzocco Linea, Mahlkonig K30&EK43, Mazzer 
<而另外一間無緣拜訪的創始店裡有著 Probat L12, SF-1 sample roaster, La Marzocco GB5, and a V60>

碎碎念:Probat roaster, Mahlkonig Grinder, 加上 La Marzocco/Synesso espresso machine 幾乎是現在咖啡店裝備選擇的三位一體了.如果完全看不到它們反而會讓我嚇一跳~

後來發現.Tandem 店主是三位 Blue Bottle 的前員工,(覺得Blue bottle真不愧是 third wave coffee 的旗艦級店家,隨著它的成功,許多曾經服務於藍瓶子的員工,現在在美國各地建立了屬於自己的城堡,之前很喜歡的 Passenger (R4)也有他們的血緣)

這一天點了 Single Origin espresso Kochere (Yirgacheffe, Ethiopia)
味道裡很清楚地發現了 花,柑橘,桃,口腔甜,像 花/水果糖
尾巴還發現了一點香料,好喝

開車向南回費城的路上,思考著
一家厲害的咖啡店,可以開枝散葉出許許多多的同血緣的店家
而喜歡這種風格的我,又會被這相似特質吸引
所以老是在最後發現這些店有著某種層度的關聯性
爽爽說『這就是這個產業內部的小圈子』

同意

不過對我這個現在還只想好好享受一杯咖啡的人來說
也許該是去發現新領域的時候了
還有新英格蘭這裏好漂亮呀~





Teruhiko Sahashi's Sky Mug


家裡來自MoMA的咖啡器 除了很有名的 Chemex 之外
又多了一套, "Teruhiko Sahashi's Sky Mug "

根據 MoMA produce description: 


Sky Cup And Saucer Set


The Sky Mug is a stunning example of designer Teruhiko Sahashi's innovative method of applying color glazes to easy-care stoneware that mimics the beauty of finely veined marble. This painterly teacup and saucer set features washes of sky blue, taupe, and ivory meticulously applied by skilled Japanese artisans. Every piece is a one-of-a-kind work of art and will vary slightly. 

搜索了網路還是不確定這個 Teruhiko Sahashi 是誰?


有兩個 Link 似乎和這位設計師有關係


1. Teruhiko Sahashi(佐橋輝彦)

2. Begin(ビギン)

都提到了:" マーブルのよう 大理石" 和 "美濃焼"



wiki 美濃焼(Mino Yaki):


The shino style is often grey with autumn grasses in white as a prominent theme. This result is achieved by incising through a slip of iron oxide and covered with feldspar glaze. In the oven, the fire would bring our variations in colour through the uneven glaze,

產品特徵好像是白底/灰色/秋草綠 然後是因為火焰而導致的不均一釉色
覺得這個解釋在英文和日文的氣氛不太一樣

MoMA: 

Every piece is a one-of-a-kind work of art and will vary slightly. 

ビギン:

熟練の職人が3色の釉薬を施し、この世に二つとして同じものがないユニーク...

2016 June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