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8/15

Plowshares Coffee -Bloomingdale & Harlem -NYC



這天下班、本想順路到朋友妻子 (Hungarian) 也推薦的 The Hungarian Pastry Shop拿個 after work treat 加上隔天的早餐,回憶一下在 Budapest的好吃糕點 ;不幸的,Hungarian Pastry Shop 似乎夏季休息、要到週末才會再度開幕~ (紐約的夏天好熱,感覺自己像蒸餃一樣,能休假真好.)


Gerbeaud 160 cake, and 
Tiramisu at Gerbeaud Kávéház

信步向南走、經過 W106th street、發現這條路又叫 Duke Ellington Blvd、艾靈頓公爵大道 (這種雙路名系統在芝加哥也常見)、 網上查歷史、確定了艾靈頓公爵以前就和家人住在這裡幾棟房子,出版公司什麼的也在這裡,然後還熊熊發現實驗室所在的區域其實就是哈林區 Harlem (nickname "Heaven", "Black mecca")  雖然我們比較常用 Manhattanville 這個名字;加上實驗室旁邊 Apollo theatre ,還有之前提過的Cotton club,看來這個區域還有好多好多歷史可以慢慢探索.



天氣沒有之前那麼灼人,繼續向南向西探索、發現同事之前推薦過的 plowshares coffee 就在 103街上、進去拿杯咖啡嚐嚐鮮.發現店面比想像中的漂亮好多、懸吊的 spotlight 做吧檯燈、打光聚焦檯上的 Slayer espresso machine,妹記錯的話這是在紐約(NYC)看到的第一台 slayer 、如果紐約州的話 upstate, Saratoga Springs 拜訪過的 Kru Coffee去年同一個季節(幾乎同樣的時間)有很誇張的三孔+單孔,還有一堆其他機器。

anyway 、Plowshares 店面舒服、時髦、讓我想到芝加哥的 Caffè Streets 或是 The wormhole coffee 一樣是好看、帥氣,深受城中年輕hipster喜愛。每次看到人們用各種方式自在的享受咖啡店,就會覺得這個 neighborhood 很棒,記得最原始版本的 Intelligentsia Broadway 也是這種感覺(晚上還有人在下圍棋,哈哈).



看到漂亮的義式機、自然點用 espresso 嚐嚐義式咖啡基石的味道,寫下了:


聞:濃郁堅果、榛子、水洗香
嚐:水洗發酵酸、甜、好香、jade香



真不錯

店裡豆子使用自己品牌、plowshares 、豆子記得有看到老朋友 Ethiopia Nano Challa,Nicaragua Finca Los CongosBrazil Daterra(好像因為Starbucks 這支在台灣很有名)Colombia La Loma,兩支Costa Rica(一支是 tarrazu R1 R2 R3,真奇怪一喝 tarraazu 就會寫很認真的文章,這三篇內容都很充實;然後另一支記不住,老了記憶不行)價格也合理、下次要補充豆子買這裡的試試。


除了咖啡不錯、甜點看起來也很誘人、下次帶爽爽一起來好了,每個都試試~

覺得哈林到上西區這裡的城市氛圍真的很不錯、繼續一路向南到96th坐 express train、沿路發現了好多誘人/奇怪的餐廳 V & T,Marlow Bistro,Awash,Ranchito(好幾家 Dominican Restaurants 呀)Naruto Ramen,Metro Diner,,記錄好,有機會帶著爽爽來探索探索,

成為紐約客的新生活開始有真實感了.



2018/08/06

Dambi Udo Natural Sundried Counter Culture coffee NY

這個月每天早上都是自己在實驗室手沖 counter culture coffee 這支衣索比亞 Dambi Udo Natural Sundried.每次喝覺得它完美的解釋了 Getu Bekele 和 Timothy Hill 在 “A Reference Guide to Ethiopian Coffee Varieties” 這本書裡提到的 “外面人提到的花香,在衣索比亞當地是形容為 spice”;這支咖啡就是在  不濃郁時像花,過了某個點就像刺激的香料.  


2018_08_12 接著寫,

Dambi Udo Natural Sundried

這支咖啡是這個夏天 Counter culture coffee  推出的Ethiopia自然處理法,結合了兩個我喜歡的元素,當然喝得很開心.記得幾個咖啡友對於日曬不是特別偏好,表示日曬味道不就是那樣『主題莓果,柑橘,甜味也不夠帶勁』但是我就是喜歡這種咖啡 輕盈的味道,而且對於果\清甜之後,仔細挖掘每支咖啡背後還是會慢慢出現不同的個性的.(對了,咖啡友對於Honey process 也不偏好,覺得味道似乎不是真實的咖啡,基本認同,就像米酒和米漿會是味道截然不同的東西.)

咖啡來自 Guji Highland estate,位於 Dambi Udo village, Oddo-Shakisso 對,之前提過好幾次的優質產區 Shakisso (R1, R2, R3) 2018 Good food award 咖啡部門裡出現的全 Ethiopian 陣容中,Shakisso也是三分天下而有其一 (6 out of 15 winners).海拔高 1700 - 2200 masl,以Shakisso 來說也是偏高的.

名字 Dambi Udo (Dam-bee-OOHDO)  Dambi Uddo takes its name from a tall tree which very common in the wild forest located near the town of Shakisso.  來這這個區域常見的一種大樹.

(記得 A Reference Guide to Ethiopian Coffee Varieties 這本書裡面,介紹咖啡品種名字來源的時候,常常有類似的敘述,像 Dega  就是“在焚燒時產生的香氣 sweet fragrance 和烘咖啡的時候味道很像” 的一種植物.

而這支咖啡品種則描述為 Guji local landraces (regional types) and Gujicha 可以理解為 『Guji 在地種的混合』品種採集於 Badda Madaga natural forest ,展現該地區的風土.

風味上我覺得最明顯的就是最前面提到的介於香料和花香之間的濃郁香氣,還有就是典型莓果味,相當有趣好喝.


Coffee Profile:
Name: Dambi Udo Natural Sundried
Roaster: Counter culture coffee
Origin: Ethiopia, Oromia Region, Guji zone, Dambi Udo village, Guji Highland Coffee Estate
Elevation: 1700 - 2200 masl

Varietal: 74110, Guji local landraces (regional types) and Gujicha natural sundried
Process:Natural
Note: blueberry, black cherry, and marmalade

2018/07/29

Congo Northern Kivu SOPROCOPIV COOP -2012 July, Bridgeport Coffee, Chicago



今天,Facebook 突然跳出來 2012 July 28 的 一張照片(下圖三)

是的整整六年前;依稀記得那時候還努力在實驗室學習許多基本技術,對咖啡是喜歡但是沒有像現在記錄的這麼詳細,而且這個blog 的第一篇文章也要等到三個禮拜後才發出.一張照片勾起了許多回憶.想把當時喝的這咖啡也記錄下來.

位於芝加哥中南部的Bridgeport 是個充滿回憶的地方,剛到美國第一個居住的房子就在這個區域,跟爽爽後來也搬過來這裡.印象中這裡基本安全,安靜,而且就在白襪隊主場旁邊,充滿著 loop 或是城北已經不容易感受到的樸實勞動氣息.(不過已經快四年沒回去了,現在不知道怎麼樣?像是剛剛查了網站,Bridgeport Coffee 已經從唯一一家店面,擴充成有七個分店的中型連鎖咖啡了.




真懷念在白色芝加哥雪地裡跋涉著,慢慢前往咖啡店的時期~


在比較早的文章 r2 裡還有介紹自己對咖啡店所在區域的觀察和想法
在Bridgeport 還可以找到芝加哥最老的餐廳“Schaller's Pump” ,Schaller's Pump已經有125年的歷史了,位於 U.S. Cellular Field 附近是白襪隊球迷聚集的地方,這裡也是Bridgeport 出生的市長和民主黨的地盤,Schaller's 的對面就是一個民主黨服務處,每當白襪隊獲勝或是民主黨獲勝這裡就是大家聚集的好場所。(Bridgeport 盛產芝加哥市長,總共有五位芝加哥的市長是這裡出來的。通通是民主黨的,其實從1931年到現在的芝加哥市長都是民主黨)


對咖啡店 Bridgeport Coffee 則寫下了

座落在 32st 和 Morgan 的 Bridgeport Coffee 是位於芝加哥南邊的寶石。是在這裡很稀有會自己烘培的中型店家。在這裡喝到了Sumatra,Republic of Congo,這兩個從沒在美國看到的的豆子,尤其是 Congo,這隻豆子的產區位於 Rwanda 和 Congo 邊界的 Lake Kivu 上,在Rwanda 穩定下來不過十年而已,這個區域已經能生產好喝的咖啡豆了。這裡很適合想試試不同的豆子的咖啡玩家,或是在城南想找地方休息喝杯咖啡的人。




在 2012 July 28 品嚐了他們家的 Congo Northern Kivu SOPROCOPIV COOP
看到這個照片才想起來,原來我這個早就喝過剛果的咖啡啦!?

『後面2016 March 喝到 Toby's estate  的 Congo Kawah Maber 時,還一直想不起來到底什麼時候喝過這個國家的咖啡,完善的紀錄果然幫助很多』

另外,標示的品種 Rumangabo 是個沒有看過的東西, 根據網路資料 Rumangabo 就是我們通常說的 Bourbon 品種,以這個咖啡品種一開始傳入的北 Kivu 區域命名.



Olam coffee info: 

ORIGIN: DR Congo
REGION: North Kivu
SUBREGION: Lubero Territory > Bulotwa, Kirumba, Kikuvo, Kamandi, Mighobwe, Kaseghe, Hutwe, Mubana, Bukununu, Kyambogho
PRODUCER TYPE: Cooperative
VARIETAL: Rumangabo
PROCESSING: Wet Hulled
PROCESSING DESCRIPTION: Cherry is pulped and washed by individual small farmers, then parchment is collected for further drying, milling & sorting
WET MILL: SOPROCOPIV
DRY MILL: SOPROCOPIV
Bridgeport Coffee flavor note: rich sweet grape
Aaron note: 明顯的酸帶淡淡的花香,有點像香水衛生紙的味道

2018/07/27

Jersey city 新店探索 Hidden Grounds Coffee (Grove Street Path station)



最近在家附近又發現了一家很不錯的咖啡店,Hidden Grounds Coffee 
每次的拜訪體驗都舒服,這裡簡單紀錄起來在這裡的感受。

Hidden Grounds Coffee 由 Anand Patel 和 Spoorthi Kumar 創辦,本店似乎是位於 Brunswick 的地下商店(也以此命名),不過在靠近曼哈頓的 Jersey city 和Hoboken,都有分店。自己每次都是拜訪藏身在不知道是高級公寓還是高級旅館一樓的 Jersey city 店,咖啡好喝,店面好看舒服,更重要的是吧檯手好相處而且有趣。





Hidden Grounds Coffee Jersey city 店裡使用 Modbar Espresso system,搭配 Mahlkonig K30TWIN Twin Espresso Grinder,手沖? pour over  使用 Marco SP9 system(好像不該說是 “手”沖,哈哈)這個系統之前在 Sey 看過,方便而且穩定是明顯優點。




首先嘗試了一份 espresso,豆子是 Easton espresso blend
寫下了,甜,非常甜,堅果,尾巴有出現明亮,烤堅果。
喝著的時候想到了 intelligentsia 的 black cat blend ,好喝(好久沒有去了~


1881 Ravenstein, Ernest George, Royal Geographical Society (Great Britain), Edward Stanford Ltd. A map of eastern equatorial Africa

接著喝了 pour over 的 Ethiopia Gera Estate

寫下了,葡萄柚,香氣霸道,檸檬草,甜葡萄柚,尾巴抓到養樂多(猜測是水洗)
Gera 位於 Jimma 西南方,之前討論過(R1)不過最早在 Reanimator 喝過,對比那個時候的內容,發現在自己現在知道了好多東西呀。

上面是之前提過的地圖,左上角有Gesha Mt, Gera 區域在最上方.


接著拜訪嘗試了 Colombia Honey Process


咖啡來自 Galeras Volcano 周邊的 Inga 社群,經歷了長期的動蕩不安,先在這個社群終於可以藉由咖啡慢慢建立起穩定的生活.


猜測這支應該是 Colombia Inga Aponte
PRODUCER : Several small farmers
COUNTRY: Colombia
TERROIR: Narino
ELEVATION: 2150 mt
FERMENTATION: Red Honey

CULTIVAR: Caturra

碎碎念寫下了


水洗哥倫比亞、如果處理的不錯、哪酸香常常被我形容為 jade。不知道為什麼、這個味道在口中常常讓我聯繫到玉;連續、密質、清脆、亮、佐以微微的青。

早上這杯 honey process Colombia 就是另一個方向了、強烈的 辣花-香料、雜以蜂蜜、甜。想到谷崎潤一郎的濃密、流麗。




另外蜜處理在我口中好像容易出現濁的感覺、當然濃厚黏膩的甜是有代價的。


下次該喝什麼呢~


2018/07/22

Uganda Mt. Elgon Kapchorwa -Vibrant coffee roasters (Bugisu local, SL14)


Uganda,另一個也不算常見的產區,比起周邊 Kenya, Rwanda, Burundi 或是 Tanzania,這裡的咖啡比較少出現在美東咖啡店的豆單上面.


這個網頁也只寫過  Toby's 的 Congo Kawah Maber ,當時提到某些剛果的咖啡會『走私過邊境以售價更高的 washed Uganda Arabica 進入國際市場Ref1

這天回費城整理東西,趕早稱爽爽起床前到Ross這邊喝杯咖啡,簡單記錄下來,



Uganda, Kapchorwa. Source: ArcGis


Uganda Mt. Elgon Kapchorwa

Origin: Eastern Region, Kapchorwa
mill: Kapchorwa washing station
Process: Fully washed, sun dried & mechanical dryers
Elevation: 1650 - 2200 masl
Varietal: SL14, SL28, Bugisu Local
Of tasting note: 
  Raisin, black tea, dark chocolate
Aa note:
  iced pour over: cane sweetness, chocolate, some bitterness 
  Single origin espresso: very floral-spice (dominate), roast grain


兩個想挖掘的地方
品種 SL14 ,Bugisu Local 和 產地 Mt. Elgon,Kapchorwa

Mount Elgon 是位於肯亞和烏干達邊境的盾狀死火山,歷史非常悠久,火山區域土壤自然適合種植咖啡.火山兩側各有一座國家公園;火山西側的肯亞部分也是知名咖啡產區(雖然沒有Nyeri 有名)去年分享過的 Tim Wendelboe  見面會,他帶來的高比例 K7種 Kapsokisio 就是這裡出來的 Ref2

這次品嚐到的 Uganda Mt. Elgon Kapchorwa 是在山的另一側偏北方,台灣好像稱為卡秋娃,(這個區域去年2017底,好像爆發過 
Marburg virus,嗯,BSL-4 的玩意,全美也只有13 個 這個等級的實驗室,要去那邊買豆子請注意安全,不要跟蝙蝠玩)Uganda 的 arabica 基本生長在這個區域.

品種 Bugisu localBugisu是這個區域的名稱,這品種應該是指種植在這個區域,經過長時間演化或選拔之後出現的當地品種(似乎有百年歷史了) heirloom 的概念.
Bugisu 海拔大約 1300 - 2600 masl,咖啡為優質 arabica,硬,生長慢,且低酸度;根據 World coffee researchBugisu local 又被稱為 Nyasaland,是最古老的阿拉比卡咖啡品種之一,1878 由牙買加引進 Nyasaland(現在馬拉威)然後於 1910 帶進烏干達.基因背景接近 typica,植株高,葉尖偏棕色,豆子偏小,在杯中品質不錯(good)但是對大部分主要疾病易感.根據這些表徵,我也認為應該是 typica,不應該是西側的 bourbon (or gesha), and. 杯中的風味也暗示著類似的結論.

SL14 :知名肯亞 Scott Labs 1936 選拔出來的品種,有明顯的耐旱(耐寒)性狀,高產高植株,選拔相關詳細的紀錄已經佚失,但是近代基因測試顯示它屬於 Typica genetic group.主要種植在肯亞和烏干達,但是有著耐旱這個重要的能力,相信在未來可以看到更多這支品種.


咖啡不管怎麼沖煮(so espresso, pour-over, iced pour-over) 都有著明顯的巧克力特徵,濃厚,甜,烤味但是比較厚實不清爽;另外可以喝到 辣,香料一直到花香之類味道.水果不明顯.在試著改變研磨/萃取的方式帶出更多的水果,結果可以感覺到巧克力消失,水洗酸變明顯,但是不餘人.所以還是原始的 protocol 比較好.是個值得嘗試的咖啡.


2018/07/08

Recap: Counter Culture Coffee: cupping of Yemen coffee, three process


這週五趁著上班前最後一個悠閒的weekday,到 Counter Culture Coffee(CCC) 的 NYC training center 參加難得的活動.根據 CCC 網站,週五的 cupping 是慣例了,但是這次特別的是豆子,三支來自 Yemen的咖啡,Hassan Assalol natural, pulp natural, and wash.



葉門的咖啡雖然少見,但是這個 blog 其實也介紹過不少次了,



最早介紹的是來自費城 La Colombe 的 YEMEN MARQAHA La Colombe <2015/06/11>

基本是個沙漠中的高海拔咖啡,提到了這個區域的品種定義困難,還有咖啡好喝,有起克力的感覺(好吧,看到葉門自然想到摩卡港的我說這個沒有什麼公信力,哈哈)

不過下面這段摘錄的文字敘述讓現在的我依然想再試試


在高溫的時候,只找到一點點檸檬酸味

等溫度下降,開時浮出柑橘類水果混著酒的口感
官方解說叫:Sangria,一種在伊比利亞半島的水果酒(嗯,想喝喝看了)
同時口腔開始留下甘蔗糖的味道!(咖啡還高溫的時候還在想這個怎麼完全不甜??)
試著把 brown sugar 含在口中
等糖化掉,吞下甜液,留在舌頭上的就是這個味道(小時候沒糖吃會吃砂糖 XD)

等到完全降溫,咖啡喝著像是和 SO先生一起品嚐過的 Amedei
嘴巴出現這個味道的時候有些驚訝
雖然葉門咖啡就是以巧克力聞名
但是這味道不是常見 hershey's 的味道
而是高品質莊園巧克力才有的口感
沒想到在這支葉門發現類似的東西  



然後寫下了,咖啡怎麼跑去葉門的故事:Kohinoor AA -Indian (country) Kent (varietal) <2017/10/15>:


1. :: Abyssinia (Ethiopia) -> Yemen 515? - 575 AD : 

由阿克蘇姆之王 negus Caleb 控制著葉門這個區域,直到波斯人入侵 .這段時期標誌著種植咖啡的技術由衣索比亞傳入阿拉伯半島的發生.    - All about Coffee, Ukers. 

(negus Caleb 似乎就是 Kaleb of Axum:ካሌብ እለ አጽብሐ,被記載最詳細的東北非國家阿克蘇姆之王.自稱為 son of Tazena,可能同時是衣索比亞傳說中的Atsbeha,Asbeha,Abreha,或 Asbeha 等等各種不同的名字變體 

他對葉門的控制起始於 Himyarite-Ethiopian war 終結於一系列的 Abyssinian–Persian wars.    


-wiki & -Byzantium and the Arabs in the Sixth Century, Volume 1, Shahîd)  


coffee distribution history 有很多很多有意思的故事.(雖然許多混雜了人們的臆測和謠言)


最後是在 NJ OQ coffee roaster 喝了一系列的葉門咖啡:Rayyan Mill, Yemen coffee "Malala", "La'aali", and "Asrar Haraz" -OQ coffee roaster" NJ Highland Park <2017/10/02>:

1. Al Ghayoul microlot
Region:  Hajja
Farmers: Yousif Ridman and his father, Muhammad 

2. Asrar Haraz microlot
Region:  Haraj
Farmer: Asrar Haraz

3. La’Aali Peaberry microlot
Region:  Ismail and Hajja
Farmers: 多處,主要來自 Rayyan mill 收集起來的 peaberry

4. Malala microlot

Region:  Ismail


多采多姿的經驗,不過注意看 coffee profile 所有我喝過的葉門咖啡(包含記錄下但沒有寫進這裡的)全部都是 natural process,點頭,由於水分珍貴,葉門的農人們不偏好採用浩水的 wash 或是麻煩的 pulp naturre 處理法,而是使用合理的自然處理法;但是這次 cupping 的咖啡從一開始就打算在製作的時候所有的部分都一樣,只有製程 process 改變,看看風味會怎麼發展(單變因實驗嘛).

這便宜了我們這些喜歡怪東西的咖啡人,能嘗試奇妙又稀有的東西.(話說這次 Counter Culture Coffee 這批咖啡只有 50個批次,不知道有沒有機會搶到?)這裡簡單列下 Aaron tasting note

Hassan Assalol washed:乾淨,甜,香料,尾巴有發現我稱為水洗醃菜的味道,所以很清楚的知道是 washed process,在想著太乾淨的同時,還是能發覺很多很多味道,真是不錯的咖啡.

Hassan Assalol pulp natural:濃郁水果,深色水果,水果甜.

Hassan Assalol natural:與第二支非常非常類似,異常濃郁的水果風味(果乾)甜,非常甜,但是尾巴有奶,油脂的感覺.

品種都標示為 typica,雖然不滿意但是可以接受(看看 typica 被命名的原因很可以理解其實所有葉門的咖啡都可以標示為 typica,但是經過超過一千年的極端氣候選拔下,我想這些咖啡早就演化成不同的東西了)畢竟為了只有一袋50公斤的豆子最詳細的品種調查不實際.

咖啡下週五 7/13 18 開賣,如果能搶到再更新這篇,提供更多故事.



期待在紐約的新生活


紐約的貓先生.




2018/07/03

Colombia Aidé Garro - var. caturra chiroso/chirozo - Tobys estate


這天在 Madison park 旁邊 Toby's Estate Coffee 遇到老朋友 Colombia Aidé Garro
品種一樣是之前一直搞不清楚詳細資訊的 caturra chiroso (or chirozo)

之前遇過他兩次,因為稀奇所以每次都有分享在這裡

1. 關於 Caturra Chiroso 2016/09/05  莊園是 Colomia, La Estrella

第一篇文章提到了

首先第一眼可以發覺,豆型有些尖,有明顯的花香,水果韻味,然後是蔗糖甜(聽起來就覺得是好豆子)根據他們的理解,Caturra Chiroso 就是 2014 Urrao, Bella Vista莊園的 Carmen Cecilia Montoya 贏下 哥倫比亞南區 Cup of Excellence 冠軍 所使用的豆子,除了知道豆子是20多年前來自 Carmen 的父親農場之外,對這支咖啡沒有任何暸解。目前猜測這品種是自然的 genetic regression (返祖? 錯了的話老師不要打我屁股) 意思是後代表現出了古老祖先的基因。目前這個品種好像主要種植在 Urrao 這個城市周邊的農場,當種植在高海拔的時候 Caturra Chiroso 會展現出很多 Caturra 的優點。還有是 World Coffee Research 正在對這支品種進行基因分析,來看看它是 Typica, Bourbon (Caturra 的兩個親原品種) 亦或是其他?



San Carlos, Urrao, Antioquia
source: Google

第二篇文章則是詳細介紹了 Urrao 這個區域


這支 Colombia Aidé Garro 和去年九月紀錄的 La Estrella 來自同一個城鎮 Urrao (link1) Urrao 位於Antioquia省西部和Chocó相接的地方,由首府 Medellín 開車繞著山路到這裡大約要三個多小時.2014年 Colombia COE 南區的冠軍莊園 Bella Vista和季軍La Esperanza 就是出自這裡(兩支得分都超出當年winner farms average 兩個SD以上).Colombia 可是世界第二大arabica coffe 生產國,看來 Urrao 是個很厲害的產區~


2018 年的現在,又讓我遇到他了,生產者是和去年一樣的 Aidé Garro, brew via pour over
風味寫下了


"smell: 仙草;sip: sweet, 甘、bright acidity, 水果堅果平衡。catu系列 果花型風味;降溫:入口花、aftertaste 橙汁酸、一點苦、好喝。厚實的口感"

之前一直找不到的花,在這杯非常非常明顯。相當不錯

不過更高興的是在 Nordic Approach 看到對這支品種的介紹 (而且他們一口氣推出七支這個品種(來自五個莊園) 的咖啡生豆 link 看來之前種下的植物,今年開始收成了。) 不過他們在文章用 chiroso 然後豆子的profile 用 chirozo 還是不知道哪個是比較好的字眼?

根據 Nordic Approach 的文章,他們一開始還以為是 caturra 拼錯了,直到 Juan Saldarriaga 帶著這個豆子拜訪了 NA 的團隊,他們才確定是一個品種名字,而且外型上 Caturra Chirozo 比ˋ較大,然後NA 表示這是 caturra variety 的天然突變,發生在Colombia 的 Antioquia 區域,因為 Doña Carmen Cecilia Montoya 在 2014 Cup of Excellence 用這品種,贏下品鑑賽而聞名 (話說這些人的舌頭好厲害)。


Coffee Info:

Name: Colombia Aidé Garro
Producer: Aidé Garro
Origin: San Carlos, Antioquia.
Elevation:200 masl
Varietal: caturra chiroso
Process: Wet processed
of note: watermelon, cherry, and lime
Aa note: smell: 仙草;sip: sweet, 甘、bright acidity, 水果堅果平衡。catu 系列 果花型風味;降溫:入口花、aftertaste 橙汁酸、一點苦、好喝。厚實的口感


另外在 Nordic Approach 文章,看到了一個有趣的品種 Variedad Colombia,由 Juan Saldarriaga 他的農場 La Claudina,El Encanto,La Virgen。根據 Mercanta 的文章,這是Colombia Cenicafe 於1968 到 1982 面對coffee leaf rust (CLR) 所開發的新品種,由 Caturra 和 Timor Hybrid (HdT) 雜交除來的新品種,這段時間總共培育了五個世代. (看來就是之前喝過的 Colombia var. F5,不過去年開始有看到F6) 成熟果實有紅色和黃色兩種,由於較小的樹形,可以種植的較為密集(不愧有caturra的基因) 然後後續其他品種以這個為母本開發出來,像是 Tabi Castillo .



要開始在紐約工作,開心,加油~